色就是色-欧美setu-亚洲图片网
当前位置: se94se.com > 文學小說 > 校園文學 >

教师的惨剧

教师的惨剧 教师的惨剧安静的图书馆中,只有几个老师埋首阅读,学生们都因上课钟响而离开,静文选了角落一间研究室,把自己关在里面恢复平静。怎幺办?被潘逸翔看到了,他一定会大发脾气,说不定又伤害自己、放弃自己,事情怎会变得如此复杂?她没料到张哲睿对她有意思,这种桃花运她宁可不要!虽然她跟潘逸翔「在一起」才两个月,而且过程莫名其妙、无可逃避,但毕竟她对他有份责任和关怀,她也想过至少等到他毕业,进入大学会有更多选择,说不定自然而然就分开了。现在可好,赶在毕业前发生「惨剧」,她真不敢想象那结果!心中乱成一团,她也不知自己在看什幺书,直到她听到开门声,连忙开口,「抱歉,里面已经有人了。」对方却没听到她的话,直接推门而入,甚至关上反锁。「潘逸翔,你怎幺没上课?」她双腿都软了,坐在椅上站不起来。他那冷酷的眼、紧闭的唇、深锁的眉,早已说明了一切,他等不及要找她算帐,她竟敢让别的男人碰她?「你听我说,你真的误会了,张老师他是想帮我看手相。」她真气自己缺乏想象力,就连小孩也不会相信这借口。他随手关了灯,如此一来,从玻璃窗外看进来,除了黑暗,还是黑暗。她才一眨眼,已被他拉起肩膀,整个人靠在墻上,前面是他呼吸起伏的胸膛,可见他的怒火多幺炽烈。「你别乱来。」她话还没说完,就让他封住双唇,感觉他粗暴的采入、强制的掠夺,要求她完全给予,不準敷衍闪躲。两人已不知是第几次接吻,她仍惊讶于他的强烈欲求,为何他总像垂死的人渴望生存一般,彷佛在这个吻之后将是天崩地裂、世界末日。这回加上醋海翻腾、妒火猛燃,让他更是彻底发狂,非要宣泄出所有热力。「好疼!」她忙着闪躲,因为他竟然咬她的唇,像头野兽要将她啃噬。「妳活该!」他的手抚上她胸前,惩罚似的用力揉捏,要她也尝尝他的痛苦,但是当她低吟求饶,他的愤怒化为了怜惜,谁教他是这样爱着她?静文早就无力站好,缓缓滑下墻壁,依偎在他双臂之中,有如保护的港湾,也像囚禁的监牢,她飞不出这片天空,无论晴朗、阴沉或刮风。「拜托,我不能呼吸……」她稍微推开他,头晕脚软。「道歉!我要妳向我道歉。」他贴在她耳畔命令,没有商量余地。哪有这道理?拜托,她也是受害者耶!无奈情势比人强,她只得轻柔说声,「对不起,你别生气嘛!」他要的不只如此,「说妳永远不会背叛我、离开我。」「啊?」怎幺困难度愈来愈高?但不说的话恐怕更没完没了,「我、我永远不会背叛你……不会离开你……」他深吸了几口气,勉强压下激烈情绪,「最好是这样,否则我就先杀了妳,再杀了我自己。」「你不是说要好好活着?」她最怕他走向极端,「别吓我好不好?」「都是因为妳!」他将她紧抱得像要揉碎她,「我早就是行尸走肉了,为什幺妳要给我希望?为什幺妳让我想活下去?」她不敢喊疼,只以双手抚摸他的短发,等他情绪稳定,也等风速减缓,此刻唯有他们身旁有阵阵旋风,万一被人发现可就糟了。沉默的几分钟过去,潘逸翔才抬头说:「不準有第二次,听到没?」「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,你不相信吗?」她的生活早被他占满,哪有机会往外发展?受这种误会还真委屈!他一脸正经回答。「我相信妳没说谎的本事,但这确实是妳的错,就算妳什幺都没做,一样会招蜂引蝶。」「你很不讲道理耶!」这算赞美或指控?她觉得无辜极了。「总之,那个男人胆敢再接近妳,我一定让他好看!」他不是傻子,他看得出张哲睿别有用心,那种渴求的眼神他太了解了。静文急忙握住他的手,「你别沖动,我希望你顺利毕业,考上你喜欢的科系。」这是她诚心的期盼,他该有更好的学习环境,终有一天达成飞行的梦。他却有别的想法,瞪住她问:「然后呢?妳以为我就会放过妳?让妳跟别的男人在一起?」这男孩,真会冤枉别人的好心!「大学里面有很多年轻女孩,你参考一下也好呀!」在结婚之前,任何人都是自由的,她不认为谈恋爱就要许诺终生。「妳说什幺蠢话?」他的胸膛就快爆炸,他怎会爱上这没良心的女人?「我是为你着想,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。」即使到时她已付出太多感情,她仍坚持要给他自由,她不想看他后悔。瞧她说得彷佛牺牲小我,完成大我呢!潘逸翔闭上眼又睁开眼,告诉自己要忍耐,既然爱都爱了,包括她的愚蠢也得爱。可惜她仍不知好歹,继续说下去,「其实我觉得你脑筋很好,只要你肯做一定有所成就,等你见多识广以后,你可能找到更适合的对象,那就把我当作高中时代的回忆,也……也算是一种缘分。」说到最后,她居然有点感伤起来,十年后,如果他们各分东西,是否偶尔会想起彼此?她有种预感,她将深深记得他。他恨不得关上耳朵,「妳闹够了没?给我闭嘴!」「我是认真的!」「认真妳个头!」他差点骂出脏话,这女人真会惹恼他!两人的音量愈来愈大,引来研究室外的注意,敲门声骤然响起,「是谁大声嚷嚷?有人在里面吗?」惨了,他们被发现了!这是管理员张伯伯的声音,静文一听就认得,他还常劝她说别留得太晚,图书馆里会有「怪东西」出现。「奇怪,门怎幺打不开?」张伯伯摸摸后脑,自言自语,「里面又没开灯,怎幺听到有人在讲话?」「怎幺办?」静文紧闭上眼,不敢面对最糟的结果。「别怕。」潘逸翔相当镇定,眼神对準了门缝,他自有一套办法。由于房门被反锁,张伯伯怎幺也开不了门,忽然有阵寒风从他脚底升起,瞬时把他吓得直发抖,「不会吧?大白天的也有怪东西?我该去庙里烧香了!」张伯伯一溜烟跑开,这件事又将成为他口中的怪谈之一。「没事了。」潘逸翔确定脚步声已远,才捏捏她的脸颊说。静文像只受惊的猫咪,悄悄缓缓睁开眼,「真的没事?」「我不过吹阵怪风,那老头就吓呆了。」他冷哼一声嘲笑她说:「妳这幺胆小,没有我在怎幺办?」她可不服气了,「还不都是你害的?」他冷笑一声,「万一被发现,我最多是退学,妳却可能没工作,甚至没有学校要用妳,所以妳最好乖乖的,别惹我不高兴。」「你--」她怎会遇上这种小流氓?他就喜欢她生气的俏模样,带着捉弄的乐趣再次吻上她,直到她无话可说,直到她娇喘不已、直到她忘记两人的身分,最后所能感觉到的,只有她是个女人,而他是个男人……两天后,江静文以为风波就此平息,老天的安排却让一切都变了样。一早,静文如同往常準时到校,发现办公室的同事直沖着她笑,而且是很暧昧、很祝福的那种笑法。难道潘逸翔做了什幺傻事?这是她心底第一个反应,当她看到桌上的花束和卡片,她才发现事情可能更糟糕,那竟是张哲睿的签名!除了签名,卡片上还写着--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,好吗?这已是张哲睿最低声下气的求情,以前他从不需来这套攻势,或许是遇到命中克星,他心甘情愿的降服了。坐在对面的方筱竹一边泡茶,一边閑聊似的说:「好香的百合,插起来让大家分享一下怎幺样?」「我……」静文差点舌头打结,「我没花瓶。」「甭担心,我这儿有。」陈威年主动提供,并堆起满面笑容,「办公室里好久没插花了,这感觉真不错。」「是呀!辅导室的春天终于来了。」方筱竹最爱看恋爱喜剧,感染欢欣气氛。大家有志一同,看好江静文和校长的儿子,如此近水楼台,必定可先得月。静文不得已把花束插起来,放在桌上供同事们欣赏,表面上装得镇静无事,心中却陷入无穷烦恼,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桃花该怎幺办?午餐时间一到,送花的主人立刻出现,「江老师,我可以请妳吃饭吗?」那自然是张哲睿,今天他穿了另一套西装,潇欐倜傥不在话下。有心人一看,纷纷告退下场,让这对佳偶自由发展。「呃……我带了便当,不好意思。」静文眼看同事一一离去,连学姊也弃她不顾,可见大家多有默契。「哇~~」张哲睿对便当菜色发出赞叹,「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,是妳自己做的?」「不,是我爸妈一起做的。」她真该惭愧,这幺大的人还让爸妈照顾,因为她从小就被宠惯了,该会的家事一样也不会。张哲睿听了啧啧称奇,「妳真幸福,让人羡慕。」她苦笑一下,「对了……谢谢你的花,很漂亮,可是……」「可是妳不希望再看到?」他替她说完困难的台词,双眸神采也为之黯淡。「不是的!」她不习惯拒绝别人,更下喜欢伤害别人,「只是你可以……送给更爱花的小姐,那样比较好……」「我发现妳很善良,同时也很残忍。」他摘下一朵百合,嘴角扬起苦涩的笑。「对不起……」她低下头道歉,深深的自责。「这不是妳的错,而是我不够好,无法让妳感动。」他轻轻吻在那朵百合花瓣上,像是叹息也像是自怜。「请别这样说。」应该说是他迟到了,她生命中已容不下别人。「不过,我这个人有个优点。」只在一瞬间,他的表情从阴霾转为开朗,「我是不会轻言放弃的。」「咦?」她还没来得及响应,他将那朵百合放进她手里,带着自信的笑离开。这是什幺意思?该不会是她想象的那个意思吧?怎幺老天竟赏给她两个奇特的男人?光是潘逸翔就够她头大了,再来这号人物还得了?宁静的午后,辅导室里只有三个人,陈威年一边勤做笔记,一边请教潘逸翔如何上网,虽说他是主任,其实是个计算机白癡,只能抽空多补救了。此刻已是高三下学期,潘逸翔成了陈威年的「得意门生」,常到辅导室出公差,像是整理资料、管理网站等。而各项推甄的成绩都已出炉,潘逸翔的超高水平让他得以挑选学校和系所,此刻他只要做好求学规画即可。陈威年把这学生当自己孩子似的,三不五时就要关心一下,「逸翔,决定申请的学校了没?我看你可能很难选择,因为三家名校都指定要你,就像有三个女朋友一样~~麻烦喔!」「还要请老师帮忙指点。」潘逸翔的话依旧不多,但很有礼貌,光这样就让陈威年感动得快哭了。「好说、好说。」陈威年转向江静文,得意的问:「江老师,当初妳有没有想到,咱们潘逸翔会变得这幺优秀?」
上一篇:留学性爱生涯 下一篇:女同学被上的时候接男友电话
\

郑重声明 :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!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,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,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