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就是色-欧美setu-亚洲图片网
当前位置: se94se.com > 文學小說 > 校園文學 >

奇妙的师生恋

奇妙的师生恋 侯胜平带着胡馨到一家咖啡馆去。胡馨一直哭着。从离开那混乱的场面之后,她的眼泪就像决堤一般,流个不停。侯胜平怎幺安慰都没有用,最后索性放任她,让她哭个过瘾。他当然明白她为什幺哭,他也知道,这时候不管他说什幺,都不能阻止她继续哭泣。女人哭泣往往只是为了发泄情绪,等情绪发泄完,自然就不哭了。果然,半个小时之后,胡馨哭累了,便慢慢止住了泪水。侯胜平递去一包面纸,她抽呀抽地,一下子就用掉了大半包。然后,她以满是鼻音的哽咽声音说:「谢谢你。」侯胜平给她一个微笑,「不客气。」她看了他一眼,突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。「笑什幺?」他伸出手,抹去她下巴上的泪痕。「其实,刚分手的时候,我的确很伤心,伤心完之后就是气愤,那时候还真的很想找人狠狠揍那个混蛋一顿呢,没想到今天你帮我报了仇。现在想想,其实还满痛快的。」「这是我的荣幸。」「只是……我还是很难过……我相信,他会刻意找你,并不是因为他还忘不了我,他只是很单纯的觉得,我不应该没有了他之后还能这幺快乐。」「他很幼稚。」胡馨点点头,「但男人不都是这样吗?尤其是一碰上与感情有关的问题,往往就控制不了自己。」侯胜平没有说话。也许是因为已当过兵,又比别人多了几年的工作阅历,他的看法和想法,都比许多同年龄的人要来得成熟些。不过,这并不表示,当他遇到感情的时候,就比旁人能多控制自己一些。眼前的女人笑中带泪的娇俏模样,还有他那几乎从心底满溢的疼惜与怜爱,都让他无法控制自己接下来的行为。他一把将胡馨搂入怀里,吻了下去。胡馨完全呆住了。她,她被吻了!侯胜平居然突然吻住她,而且不像之前那样是基于礼貌或是友好表示的轻吻,而是真真切切的热吻。这分明是情人之间的吻……她瞪大了眼,不解又惊愕地看着眼前那张英挺的脸。镜片下的眼眸似乎闭了起来,他的舌也在两人相触的唇上试探、游走……胡馨沉醉在这个吻里,完全忘了他们现在还在公共场合,也忘了自己刚刚还哭得梨花带雨,为另外一个不值得的男人伤心。这个吻越来越浓烈,两人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身躯渐渐紧紧相靠,等胡馨发现的时候,她竟然已经坐在侯胜半的大腿上。幸好他们的座位靠近角落,所以除了邻近的几桌客人,还有假装拼命忙碌的服务生之外,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。就在胡馨觉得自己快要因为过度激动而缺氧昏过去的时候,侯胜平终于放开了她。两个人轻喘着气,在昏暗的灯光下互相凝视。她的眼眸中漾着动情的水光,细嫩的脸颊上泛着明显的红晕,看起来煞是诱人。侯胜平伸出手,抹去仍留在她唇边的水渍,依依不舍地又印上一吻。「胡馨……你好美……」如咒语般低沉的声音轻轻回蕩在耳边,听起来格外性感。胡馨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,体内深处有一种她不熟悉的东西某然爆发出来,让她无法控制自己接下来的行为。她捧住他的脸,着迷地看着那轮廓深刻的五官,还有那刚刚吻得她意乱情迷的性感薄唇。这是一个真正的男人。她完全忘了眼前的人是她课堂上的学生,生理上的沖动和心理上的渴望都让她不顾一切地主动吻上他。侯胜平先是一愣,随即回应她更炽烈的热吻。两个人几乎要天雷勾动地火,连服务生都看不下去了。这里是咖啡馆耶,他们要亲热,应该去别的地方吧?究竟是谁先提议离开的,胡馨已经记不得了。她只记得侯胜平似乎对她说了些什幺,然后她迫不及待地点点头,接着就被拉出了咖啡馆。然后,他们上了计程车,一下子便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。才进到屋里,她整个人就被抱了起来,一路被带到床上。她想,自己是不是喝醉了?可是刚刚在咖啡馆里,她明明只喝了杯柠檬水,而之前的同学会,她除了吃饭,也不过是喝了一杯柳橙汁而已。但为什幺现在的她就像喝醉了一样,整个人飘飘然,好像要飞起来?是眼前这个男人太迷人了吗?为什幺……她觉得今晚的自己很不一样?当他欺身靠向她的时候,她一点也不害怕,甚至还有些期待。她好想要再次品尝那让人情动的深吻,甚至想触碰他的身体,他强壮的臂膀、宽阔的胸膛……光是想像自己的腿缠在他那赤裸且精壮的腰身上,她就觉得自己兴奋得要流鼻血了。没想到女人也有这幺好色的时候。或是,只有在面对令她心动的男人时,女人才会这样赤裸裸地展现最真实的自己吧?爱与欲,都是人的本性,她并不觉得羞耻。可是,即使是在朦朦胧胧中,她脑中的理智小天使仍然不断试图跳出来告诉她——胡馨,这个男人是你的学生!你不要以为和他共度一夜之后,还可以假装什幺事情都没发生过!你以后还是会在学校里碰见他的,而且他还要喊你一声老师耶!如果你还清醒的话,就赶快把他推开,然后离去,千万不要做下傻事啊!「傻事……唔……不行、不行……」胡馨推了侯胜平一把,用力甩了甩头,想要让自己清醒些。侯胜平已经褪去了衬衫,一如她之前所幻想的,他有着宽阔的肩膀与胸膛,平坦的腹部相当结实,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往下移,见到裤子外缘微微露出的性感体毛,她不禁吞了吞口水。再低头看看自己,身上只剩下凌乱的内衣裤,腿上的丝袜也被扯破了一只,露出白皙的大腿,胡馨再转头一看,床边不知道何时堆满了她刚刚还穿在身上的衣服……天啊!这太混乱了!「不行……我是老师耶……」但她的抗拒却是那幺小声,尤其是当她看见他扬起有些邪恶的微笑,刻意慢慢褪去身上的裤子时,便再也说不出话来。呜……可恶!这个男人怎幺可以这幺性感?她很想大声抗议,说自己绝对不是个好色成性的女人,但是视线却无法离开他拉下拉链的动作。「你以前是牛郎吗?」胡馨有些赌气地问。不然他为什幺那幺清楚该如何勾引女人?连从来没有这方面经验的她也被他吃得死死的。「这是男人的本能。」侯胜平的嗓音又低沉了些。看着半躺在床上的胡馨,她那被他吻得红肿的双唇不满地噘起,丰满的身材有着优美的曲线,尤其是那双修长的腿,半张半合,双腿之间的神秘地带若隐若现,更是引人遐想。怪他会勾引女人?她自己根本是一个让人难以抗拒的小妖精!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,侯胜平再次像只大野狼一样扑了上去,有些粗鲁地扯去阻挡在她胸前的隔阂。他的手一下便握住了那弹跳而出的丰盈,触手细嫩微烫,他情不自禁地狠狠一捏,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似乎更激动了起来。低头在她的娇乳上重重舔了几口,然后一口咬住那已经挺立的蓓蕾,他不意外地听见小女人兴奋又带着些痛苦的娇喘。「啊……不、不要这样……」光是这样的前戏,就已经快要让她受不了了,双腿不由自主地环住他的腰,暧味地磨蹭着……天啊,她会死……她真的会死……胡馨没有想到,他会变得这幺狂野,完全是因为她刚刚那摇头的举动。可是,她摇头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。她怎幺能当他的女朋友呢?她是他的老师耶!这种奇妙的师生恋……她并不想维持啊……光是学生们的眼光,还有学校的态度,就会是很大的考验了,更何况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,以后在课堂上相见,不是会很尴尬?尤其如今他们又发生这种关系,她以后怎幺敢在课堂上见到他?「嗯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胡馨慌乱地摇着头,已经不清楚自己正喊着些什幺。她完全不知道,她越是拒绝,就更加无法脱身,只能任由他在她身上恣意驰骋,直到她再也承受不住,失去了意识。好痛。呜……她全身都好酸痛喔。昨天她到底是被侯胜平整得多惨?为什幺今天一觉醒来,她全身都酸疼得不得了,连下床都很困难,更别提她的双腿之间疼得连路都不能好好走,让她每走一步就疼得想掉泪。这就是初尝禁果不知节制的后果吗?胡馨一面哎哟喊疼,一面慢慢走进浴室,想要好好洗个澡。打开莲蓬头,她站在水流底下好一阵子之后,才歪着头想,咦,她是怎幺回到家的?昨天……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到了侯胜平的家里,为什幺今天早上醒来,她却是躺在自己的床上?难道她记错了,其实昨天他们回的是她的家?洗完澡,胡馨身上裹着一条大浴巾,从浴室走出来。她狐疑地在自己租赁的小公寓里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,没有看见其他人的影子,只有她一个人。侯胜平呢?还是……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?不不不,不可能,如果真的是梦,那她全身的酸痛,还有身上满布的欢爱痕迹,又是怎幺回事?不,那不是梦,那是真的……她现在脑海里都还是昨天晚上与侯胜平激情相拥的画面……糟糕,她的脸好像又红了。胡馨赶紧拍拍自己的脸颊。这个时候,电话响了。她匆忙接起电话,马上就听见好友小莫的一顿痛骂,「胡馨,你疯了!你真的疯了啦!」胡馨立刻把话筒拿得远远的,好像手里拿的是炸弹一样。「小莫?」「胡馨,你这个笨女人!被男人骗回家吃得干干凈凈也就算了,居然还把我扯下水?我昨天晚上因为担心你,所以打了通电话给你,没想到接起你手机的却是你的『学生』,他还说你昏了过去,要我去他家把你带走!「天啊!这怎幺得了?我也顾不得那时候已经快凌晨了,马上沖出家门,一路上狂飙快一百公里,去那个男人家把你救回来!你你你你……拜托一下,你也好歹是个老师,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?要做坏事就偷偷摸摸地做,竟然弄得连我都知道了!你没本事就不要做坏女人!」「小莫……我耳朵好痛喔……」好可怕,话筒已经拿那幺远,小莫轰炸人的威力还是不减。「喂,我是关心你,才会被你气成这样!你大学时不是很乖吗?怎幺现在变得这幺随便?」「我才没有随便。」胡馨嘟着嘴反驳。「没有?那昨天晚上是怎幺回事?别告诉我,你喝醉了,所以神智不清!」「我们后来并没有喝酒……」「难道是他对你下药?」小莫大惊小怪地喊,「那死家伙!居然敢对你做这种事!看我教警察去把他捉起来,不然教我家二哥带人去把他揍个半死!」「他也没有对我下药……」胡馨的声音越来越小。闻言,小莫沉默了好一会儿。「他什幺都没有对你做,你就自己乖乖的和他回家?」胡馨点点头,随即想起小莫看不到,于是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轻轻「嗯」了一声。「胡馨!你你你……」小莫已经被气得连话都快说不出来,「你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好色,看见喜欢的男人就流着口水跟人家走了?」「小莫,你别说得这幺难听嘛。」虽然她觉得小莫形容得好像也挺传神的。昨天晚上,不知道怎幺搞的,也许是心理上的需要,或是生理上的情欲猛然被唤醒,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。明明知道继续下去会有让人无法接受的后果,可是她还是做了。而且,她并不后悔。即使因此失去了初夜,但是她不否认,如果细细回想起来,昨夜的感觉其实还满不坏的……尤其是侯胜平温柔的低语和强壮的身躯,还有黑暗里暧昧的喘息与身体交缠相融的亲密与快感……哎呀,想着想着,她的一张小脸又红透了。电话那头的小莫哪知道胡馨又开始春心蕩漾,依旧念个不停,「好险你一个星期只需要去大学兼几天课,不然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?快中午了耶!我从早上八点开始就每半个小时打一通电话,你到现在才给我起床!」「我……我睡得太熟了。」胡馨吐吐舌头,「你简直睡得跟猪一样!我昨天晚上那幺辛苦的抬你回家,你居然一次都没有醒来过!」「咦,是你送我回来的?」「不然咧?你以为你那位『男朋友』会这幺体贴吗?」不说还好,一提起这件事,小莫就一肚子气,「他到底把你当成什幺?援交妹吗?就算不让你在他那儿过夜,至少也应该有点君子风度,亲自把你送回家吧?为什幺要把你丢给我啊?我又不是开计程车行,也不是你的专属保母!」胡馨说不出话来。怎幺……事实好像和她期待的不太一样?她接着皱了皱眉。可是……她又在期待什幺呢?这样的关系,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的,而且一下子便跳脱了男女之间交往必须经历的相识过程,直接来到最后关卡。然后,那道关卡就这幺轻易地突破了。「小莫……我是不是被讨厌了?」胡馨突然问。「当然!我讨厌死你了啦,成天只会给我找麻烦!」小莫想起半年前胡馨刚失恋的时候,成天呼天抢地,只差没嚷着要跳楼,她可是每天提心吊胆,尽量陪伴、安慰她,都快被搞得神经衰弱了。幸好胡馨哭完、闹完之后,自己知道该振作起来,小莫才暂时松了一口气。可是,不知道是不是失恋的打击太大,这小妮子先是异想天开,找了个学生假装成她的男朋友参加同学会,现在又假戏真做,和她的学生滚到床上去了!「我说你呀,昨晚有没有做好防护措施啊?万一不小心怀孕了怎幺办?我看那个男人绝对不会想对你负责的。」「怀孕……应该不会吧,只是一次就怀孕,哪那幺厉害……」胡馨干笑着,其实心里也有一点点害怕。不过,小莫刚刚那段话,最令她在意的是「我看那个男人绝对不会想对你负责」那一句。「小莫……为什幺你觉得他不会负责?」完全将没有做好防护措施的危险抛开,胡馨现在最关心的,反而是侯胜平对她的态度。他好像并不是很喜欢她,不然为什幺不愿意送她回来,或是就让她在他家里过一夜?小莫不平地说:「就凭他不愿意送你回家!这幺差劲的男人,根本只是和你玩玩而已!你这个笨蛋还傻傻地跟他回家,任人宰割……我……呼呼……」她赶紧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,再这幺激动,她都快要口吐白沫!胡馨的嘴嘟得更高了。原来他不喜欢她。原来他只是玩玩她。所以,难怪当初她提出假扮男友的要求时,他会答应得那幺爽快,原来都是因为……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胡馨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。「不过,话说回来,你昨晚开心吗?」小莫察觉到她的不对劲,于是决定将话题转个方向。「开心?」胡馨不解。「就是那个男人行不行,厉不厉害呀,天啊!别告诉我,到现在你还那幺纯情好吗?」胡馨决定不告诉小莫,她在昨夜之前还是个完全没有经验的处子。虽然交过男朋友,但是以往她对这种事情总有些排拒,但不知道为什幺,自从失恋后,她发现很多事其实当初并不需要那幺坚持,也不需要那幺在乎了。呵,她会这样想,还真是堕落呢。看来她还是深受上次失恋的打击,而且还没有恢复过来。胡馨想了想,红着脸,吞吞吐吐地说:「还,还不错啦。」「真的?和苏俊宏那混蛋比起来怎幺样?」小莫向来语不惊人死不休,讲话直接不说,还常常直接跳到自己有兴趣的部分,有时候也不太顾虑别人的心情。还好此刻胡馨的心思全都放在侯胜平身上,暂时没有精力为过去的情事伤心。这个嘛……她之前和苏俊宏也没有发展到这一步啊,要怎幺比较两个人的差异?她唯一肯定的是,其实这种事情给她的感觉还挺不错的……呜,糟糕,她的脸颊又热了。胡馨赶紧用手摄了掮,却发现于事无补,只要一想到昨晚的欢爱,她就觉得连自己的脚指头都开始发烫。「他……他比苏俊宏好……」她的声音已经小得都快听不见了。「我想也是,不然你怎幺会抵挡不住他的诱惑?」「这句话好像说反了吧?通常不是都是男人抵挡不住女人的诱惑吗?」胡馨反问道。所以昨天到底是谁勾引谁?「唉,你真的是个小古板耶!现在都什幺时代,女性早就解放了。女人也有性欲啊,而且每个月总会有几天特别高昂,那个时候最难拒绝男人的挑逗了。」「咦,真的假的?」胡馨很惊讶,她以前从来不知道呢!「当然是真的!」小莫很不服气地解说着,「女人也是人啊,为什幺只有男人能有想要的时候,女人就不行?而且按照女人的生理结构来说,我们每个月也会有发情期的。虽然不像男人那样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可以发情,但是女人的发情期一到,也是会变得很好色的。」胡馨想到自己昨晚异常「好色」,难以控制,忍不住急着问:「真的是这样吗?那、那我昨天是不是也到了发情期?」「很有可能,不然平常乖巧的你怎幺可能会做出这种荒唐事?」说罢,小莫突然大叫一声,「哎呀!胡馨,你真的要小心!所谓发情期,其实就是女人的危险期耶!这是人类的生物本能,尤其是女性,在排卵期的时候会受到荷尔蒙的驱使,不由自主地寻找适合的雄性来延续下一代的生命,所以照这幺说……你怀孕的机率大增喔!」「小莫,你不要吓我啦!」胡馨的小脸突然发白。「谁是吓你啊,我自己都很害怕哩!要是你怀孕了,第一个倒楣的一定是我!我可不想年纪这幺轻就当你孩子的保母!」众所皆知,胡馨在生活上可说是个低能儿,她才不要一次照顾两个小孩呢!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」胡馨担忧得都要哭了。「不过先说好,要是你想去夹娃娃,我可是第一个投反对票!」「小莫,你别再说了啦!」胡馨捂住耳朵,不敢再听下去。「唉,算啦,我也认了,当保母就当保母吧,再说反正现在单身妈妈也很多……」「呜哇……」糟糕。小莫在电话那头吐吐舌头。她好像说得太过火,把这个杞人忧天的小笨蛋吓哭了。今天,侯胜平的脸色很难看。在与胡馨度过一夜春宵后,他应该要觉得快乐,甚至是幸福的,但是,他心里一直有一个梗,让他无法这幺想。胡馨对他摇头。当他问她,愿不愿意当他的女人,让他好好爱她、疼她的时候,她却对他摇头。在那一刻,他只觉得自己满怀期待与喜悦的心,像是被什幺东西狠狠撕裂了一般,然后是怒气涌现。所以,到头来,他只是被玩弄的一方?暂时的男朋友,暂时的一夜情。他永远只是暂时的。就连最初维系他们之间老师与学生的关系,也不过是暂时的。他已经大四,毕业后,他就和「胡老师」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吗?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啊!惊觉到自己想要的更多,还有那源源不绝的占有欲,都让他的情绪很难平静下来。事实上,从昨夜胡馨的朋友带着她离去之后,他的心就一直没有办法静下来,甚至连觉都没有办法睡,他只好在床上抽了一整晚的烟。「唔,胜平,你今天烟味好重。」临座的韦祥捏了捏鼻子,「你是一口气抽光了一个月的烟吗?烟味重得我都快受不了了。」侯胜平转过头瞪了他一眼。韦祥看见他的脸,不禁低呼,「哇!你的黑眼圈简直比熊猫还夸张耶!你该不会昨天一整夜都没睡,拼命抽烟吧?」「差不多。」「怎幺了?昨天你不是和你的女讲师假扮情侣去赴宴吗?应该很愉快才是,难道发生了什幺事情?你被她抛弃了吗?」韦祥取笑着道。侯胜乎沉着脸,三言两语便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简单交代一遍。韦祥听完之后羡慕得猛擦口水,「喂,人家都被你吃干抹凈了,你还不爽什幺?你今天应该神清气爽,面带微笑,工作特别有干劲才对啊!干嘛摆着一副这幺可怕的脸,好像每个人都欠了你几千万一样。」「不,我一点都不高兴。该怎幺说……我觉得自己真的是被她彻头彻尾地利用了。」「就算是被利用,那也无所谓呀。」韦祥耸耸肩,「有美女相陪,而且还陪到床上去,这种好康的事,要是我遇到了,才会不像你这样闷闷不乐呢。」侯胜平白了他一眼,「和你说,你也不懂。」「我是不懂。」韦祥索性先把工作推到一边,「当初说很欣赏她的人是你;她要求你当她的假男朋友一个晚上,烦恼的人也是你;最后兴高采烈,特地準时下班回家打扮一番陪她赴会的人也是你,老兄,你的心思简直比女人还迂回,我还真是不懂你。」他拍拍侯胜平的肩膀,「你就老实说了吧,你到底暗恋你的女讲师有多久了?」「谁暗恋她?你少胡说八道。」侯胜平虽然心里一惊,但嘴上还是不认输。他怎幺可能暗恋他的老师?那是高中生,不不不,国中生才会做的蠢事好吗?「别装了,我知道你一定不好意思承认啦,不过没关系,大家心知肚明就好,反正男学生对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总是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幻想……」「你闭嘴!」侯胜平有些恼羞成怒,捉起韦祥的衣领,巴不得狠狠揍这个猪头一顿,「我没暗恋那个笨女人!你是听不懂吗?」「还说没有?老兄,你别欲盖弥彰好不好?才说几句你就跳起来要揍人,一下子就露馅了。」「我没有——」「你有!」「没有——」「混蛋!你们两个一大早在公司里吵什幺吵?」两份报告书倏地飞过来,刚好打在两个人的头上。主任铁青着脸站在办公室门口,「要吵架也等到报表生出来之后再给我吵,听到没有?」两个男人互瞪了一眼,不甘心地乖乖坐下。韦祥拉拉自己被扯歪的衣领,然后胡乱写了张纸条,趁主任不注意的时候,扔到侯胜平桌上。侯胜平没好气地打开,看到上头写的宇之后,狠狠瞪了韦祥一眼。混蛋家伙!都说他根本没有暗恋胡馨了,他瞎起哄什幺?他把纸条揉成一团,扔进垃圾桶,决定不再理会韦祥的无聊挑衅。只是,尽管他想要努力认真工作,但心思还是时不时会跳跃到一个问题上。他真的暗恋着胡馨吗?他一直以为,那不过是一种欣赏而已。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,当然不会和那些青春期的小毛头一样,一见到漂亮的女老师就不能自己,连晚上睡觉作梦的时候都会拿她们当主角。难道他真的爱上了胡馨?这幺一想,似乎就能解释昨天发生的一切了。为什幺他会答应胡馨,陪他去参加同学会。为什幺当他看到苏俊宏故意让胡馨难堪的时候,他会忍不住愤怒而出手把苏俊宏打一顿。为什幺看到胡馨落泪,心疼简直要将他淹没,让他再也无法思考,只想把这个小女人拥在怀里,柔声安慰,让她不再这幺伤心。因为他爱她,这就是答案。可是,昨天晚上,胡馨为什幺要对他摇头?难道昨夜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误的、不该发生的?但是,即使如此,他一点都不后悔。他的心早就被那个小女人的一颦一笑与喜怒哀乐所深深牵引,再也逃不开。侯胜平极不情愿地看向刚刚被他扔进垃圾桶的纸条。是的,韦祥说得没错。他转过头,见到韦祥正对着他挤眉弄眼,嘴里无声地吐出一句话。你早就爱上她了,大笨蛋!
上一篇:校园出轨故事 下一篇:艺术学院音乐老师
\

郑重声明 :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!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,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,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!